廢墟下喂同學喝水的“小英雄”已長大 正在上海讀書

88btt 博天堂

2018-10-04

  廢墟下喂同學喝水120次的女孩長大了  何亞軍:上海讀大二,將來想考研  “加油,你不要睡覺,我拿水給你喝!”10年前的“512”大地震,正在綿陽北川曲山鎮小學上課的學生何亞軍,和同學牛鈺被壓在廢墟下三天。

這三天裏,她和牛鈺互相鼓勵,在被救援的50個小時裏,她給同學喂水120多次,被評為“抗震救災優秀少年”。

  何亞軍目前在上海讀大學。

  當年,她因為接受治療剃光了頭發。

10年後,她21歲,留著長發,亭亭玉立。

和很多女生一樣,她在朋友圈分享美食,分享生活,分享自拍照。   記者在採訪何亞軍爸爸時,他在電話那頭,激動地一個勁説:“謝謝,謝謝,謝謝你們十年了還記得我們!”這十年,何亞軍的性格由內向變得開朗,和家人的關係也由緊張變得親密。 她成長為一名大學生,畢業後,她打算留在上海考研。

用她的話説,因為經歷了地震,她更珍惜現在的生活。

  絕處逢生廢墟下喂同學喝水  照片上,躺在病床上的何亞軍手裏拿著一幅畫,上面用紅筆寫著“堅強”,她笑著比出v字手勢。

那是地震不久後拍的,當年她才11歲。

  何亞軍從小性格內向膽小,也不太愛説話。

用她的話説,她是非常普通的女孩,沒有什麼特別的愛好,沒有特別的出眾,也和同齡人一樣懵懂。 她的命運,卻因地震發生了改變。

  2008年5月12日下午,地震來臨時,何亞軍和同學正在上課,忽然感到一陣暈眩和劇烈震動。 來不及反應,教室垮塌。

她和同學們被壓在了倒塌的房屋內。

幸運的是,她和女同學牛鈺背對著背,在一塊預制板下的空隙裏活了下來。   在等待救援的過程中,她經歷過絕望,卻也因絕望,變得勇敢。

在驚慌和體力不支的情況下,她和同學于13日早上睡著了,醒來時,何亞軍和牛鈺發現腳下的一位同學已經沒有了生命跡象。

“腳下就是其他同學的屍體,摸到的時候已經冰冷了。 我一直和牛鈺互相鼓勵,説一定要活下來。

”  5月14日,救援人員用生命探測儀找到了她們,預制板被搬開時,被掩埋快三天的何亞軍終于見到了光。 這時,她發現牛鈺手部受傷,腿也被壓住,身體十分虛弱。 而且牛鈺的位置,無法接到救援人員遞來的水。

  何亞軍爬起來,説,“遞給我,我可以喂她喝!”接過救援人員遞過的水,她對同學説,“快,我來喂你喝,有人來救我們了!”在被救援的50個小時裏,她給牛鈺喂了120多次水。 最終,兩人在被埋近三天後獲救。   經歷傷痛收獲兩個“閨蜜”  和何亞軍一起獲救的女同學牛鈺,目前生活在成都。 經歷過生死之交,二人依然保持著閨蜜的關係。   如果説大難不死是一種幸運,對何亞軍來説,在北川重災區,周圍最親愛的人都健在,也是更加幸運。 而地震後,不僅讓她收獲了友情,還讓曾經疏遠的親情變得親近。   在“512”地震前,何亞軍和父親的關係一直不太好。

父親在她小時候常常忙于工作,和她交流很少,經常話都説不了幾句,就匆匆離開了家。 “小時候,我看到爸爸都不敢給他説話,感覺他很嚴厲,又經常不在家。

”被救出後,她的腿部受傷嚴重,被送往綿陽中心醫院接受治療。 躺在病床上,睜開眼後,她看到了那個不茍言笑的父親,在病房前忙前忙後,對自己關愛有加。 因為母親也受了傷,震後的護理工作,主要由她父親擔任。   因為心理上尚未走出地震的陰影,她足足一個月沒睡過安穩覺,精神狀態極差。   那段時間,父親卻變得很溫柔,“娃娃,活下來是多麼幸運,你看,我們一家人還在一起,有什麼過不去的。 ”父女倆的關係,從那個時候開始變得親熱起來。

  她和父親越來越喜歡聊天,話也越來越多。 現在在家裏,何亞軍最喜歡和父親坐在一起拉拉家常,和父親講學校的事,分享生活的點滴,就和“閨蜜”一樣親熱。   何亞軍2008年被救出後,在醫院接受腿部治療。 (資料圖片)  穿越生死“膽小鬼”變勇敢  從廢墟裏被救出來的孩子,明白沒有什麼比死亡更可怕,也更明白感恩和珍惜現在。 地震後,何亞軍感受到了源源不斷的關愛和鼓勵。 大家會送來很多零食玩具以及一些生活用品,這樣的熱情,讓膽小內向的她,敞開了心扉。 “那個時候起,來看望我的人都對我暖暖地笑,陪我聊天,我感覺所有的人也都不陌生了。

”  兩個來自重慶的熱心婆婆找到何亞軍,説要幫助她的生活。

兩位老人經常給她寄來學習用品,或者是帶她去重慶玩。

十年過去了,兩位老人依然堅持給她經濟上的幫助,並保持著密切的聯係。 “現在我也經常回重慶看她們,我很珍惜這個緣分,也不會忘了她們對我的好。

”何亞軍説。

  2010年,她有幸參加了抗震救災小英雄遊世博的活動。 上海之行,打開了她的眼界。

劫後余生的她,希望走出家鄉,勇敢面對未知的恐懼,挑戰大城市的生活。   2016年,何亞軍考上了上海第二工業大學,開始了她的大學生活。

目前正在上大二的她,喜歡交朋友,並熱衷于參加學校的演出。

“以前看到舞臺就很怕,根本沒法面對那麼多人,現在我越來越喜歡上臺表演。

”  她的成績不錯,上學年還拿了獎學金,愛和同學們一起玩耍,偶爾做做兼職,還因為感恩,常常幫助有困難的同學,這樣的生活狀態她很喜歡。   她説,現在她再講以前的事,倣佛是在講別人的故事,而不再是那個説起地震就哭泣的膽小鬼。

  十年的成長,讓她更加珍惜現在的生活。

畢業後,她打算留在上海考研,多去感受外面的生活,讓自己更加勇敢。

(記者田之路)+1。